李诚儒:有香港演员在北京拍戏 曾让

2019-10-09 06:56:05 围观 : 169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咱们今天请来的是李成儒老师,李成儒老师这算老戏骨了,演戏也快演成精了。

  李成儒:而且投资方拿到钱了,投了四千万,现在投资方已经拿回七千万了,借这机会再炒一炒,未必是二宋之间的问题,再炒一炒卖二轮,地方台还要再播,所以千万。

  窦文涛:对,我们俩多少年前都搭过戏,但是那天咱们讲到宋丹丹的话题,我不由的想起,你不是什么老戏骨,但是你在这个圈里混了这么多年了。

  核心提示: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的李成儒老师,认为“两宋”掐架不足为奇,有演员甚至要求导演不要出现在片场,香港某演员在京拍戏,要求,多拍一小时加钱20万。在中国影视行业,编剧最受压抑,道具灯光良莠不齐。

  李成儒:投资方也挣钱了,收视也还可以,只不过就是有说好的有说不好的,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很多戏他给你改的稀里哗啦,到现在播不了的怎么办,现在问世了,问世就成功。

  李成儒:所以这次宋丹丹在现场改词儿也好,把原编剧的词变成自己的词,这我就觉得没必要大惊小怪。

  李成儒:全中国任何一个行业里边,没有比我们这个摄制组更参差不齐的了,上至大学毕业,导演系什么研究生博士生都有,编剧都学中文的,都有,摄影改导演的,美术改导演的,这种事儿多了,河南多少村的农民现在已经占领了我们影视剧灯光的80%。

  李成儒:白虹刀真迹已经丢失,然后我就让他们到故宫或者到恭亲王府把白虹刀那个照片拍下来,你去给我花两万八去做这刀去,有些现代戏更有乐了,一个女房地产的大亨在家里喝咖啡,一个小的金属的长把勺,哪怕是塑料的长把也行,就一杯子给搁那儿了,这女演员说道具老师,我要个勺,没有,跑到厨房,喝汤那大磁勺,还有的更有乐的是什么,他就是个农民,什么文化都不认识,拍《神医喜来乐》的时候,这导演黄力加,跟我说这事给我乐喷了,就是这个道具每天一看黄力加来了之后就特别的表现自己,今天我准备的怎么样,你看我这捆葱怎么样,这几挂大蒜你看我挂门口怎么样,突然间有这么四五天见着黄力加来他就躲,说怎么回事,怎么见我面就躲,肯定有事儿,你过来,这两天你怎么一直没在我眼前溜达显摆,导演,这个道具我实在找不着,是什么呀,您看这儿,一行大雁从南边飞来,搞的黄力加啼笑皆非,说这是空境,摄影去找去,或者是从哪儿剪下来,不是你道具去找的。

  核心提示:演艺圈摸爬滚打多年的李成儒老师,认为“两宋”掐架不足为奇,有演员甚至要求导演不要出现在片场,香港某演员在京拍戏,要求,多拍一小时加钱20万。在中国影视行业,编剧最受压抑,道具灯光良莠

  李成儒:千万不要中套,到处是圈到处是套,圈套,咱们现在已经入了人家的圈套了,现在入圈套了。

  李成儒:更有甚者什么呢,道具其实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一个,你比如我要演清王朝的戏,清王室应该是用什么样的道具,还要制作什么样的,比如说我这个道光帝传给六子奕?恭亲王的白虹刀,你起码得去找,就腰刀就来了,这受不了。

  窦文涛:就好像我不爱听人家说我是什么名嘴,感觉就油嘴滑舌,靠着嘴巴耍嘴皮子吃饭。

  李成儒:要注意,一要谦和,二,在片场尽量的跟大家融为一体,你可以提一些意见,你也可以提一些修改意见,但我认为这些东西都应该是在片场之外的事,你可以在头天晚上跟导演去切磋,去商量,或者你有更好的意见,当然是最好,最可气的就是经常会有一些演员跟你来一些颠覆性的或者,现场会来突然袭击的,甚至我们那圈里还有很多演员就是,我在片场这个导演不能出现,这种事情也有。

  李菁:我觉得就是刚才讨论的,还是一个职业化的问题,我觉得像你说的,如果是各个行业都是一个高度职业化的一个状态,导演可能他就是一个选菜单式的,我来完成我跟我的价值观跟我的审美比较相契合的我们组成一个班子,现在就像你说,你在主持界一样,你的词你觉得跟你不搭,或者有的人觉得服装不搭,就是太参差不齐了,参差不齐的情况下,那你只能是觉得谁公认的社会地位高,谁的影响力大,那就听谁的,只能是一个很功利主义的原则,我觉得现在不就是流行这样一套吗。